墨脱

打铁匠眼中的梦幻光晕

Reminder

一想起十个月前,刚被你拒绝的我,万念俱灰之下居然还能再夸下海口“我会一直等下去,等他想开。”,可笑极了。
怎么,就允许你有自我保护机制吗?
我不要自尊了,我去想你会想聊什么话题然后主动找你,我要你陪陪我。
这样七个月后,你说“毕竟现在我们接触的频率太低了。”我能怎么办?能怎么办?我已经非常努力在接近你了。
You're like a reminder.是我失望、绝望、悲伤、挫败和欢愉的化身。提醒我那些瞪大着眼睛看天花板的凌晨四点,提醒我那些一个人走在两千公里外的日日夜夜,提醒我那二十次哭了一路的六公里暴走。
人际交往的表现上我一如既往的迟钝和迂回。接近一整年。那又怎样,我一直在退出,聊天频率从每天到每隔一天再到隔两天,到现在这个关键阶段,我认为可以是永远。“我不在乎别人是怎么想的”,你当初这么说。我却完全可以在脑内描绘,如果我向大家拆穿你的冷漠,你会是多么恼羞成怒的样子。好罢,坏人由我来做,不少人暗搓搓地把这个“你”对号入座到其他人,为你打抱不平。我要做真的不care的那个,这是我的报复。
友人说,你都送他三次礼物了他肯定会送你的。我说不会。我了解他,他不会。事实如此,语焉不详的祝福也是。我跟友人讲,我于他是个reminder而非朋友,是他失败的见证,是他潜意识的敌人。他永远不会主动来找我,因为这有损他毕生必须捍卫的自尊心——他的人生核心。
以前我不想做爱人,现在我也不想做朋友。只要有一丝火星——哪怕是恨,或者逆反——我就绝无可能心平气和做朋友,而我在这档子事上倒像个烈妇。
他不是一直担心但凡有一点措辞不当会给我不切实际的想法,我说,他倒是可以免了,因为我们不会再度亲密。
有可能的话我倒希望再也不看见你,因为你是半夜三更永无止境的闹钟,是我失望、绝望、悲伤、挫败和欢愉的化身。

我是所有French Chic里面脸最大的(接受现实)

“那么请告诉我,这个世界到底有没有人。”

一周前,大雾,玄武湖

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夫子庙元宵灯会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

假期补剧+观影清单

(真的是纯文字清单懒得找图了)
连载剧集/番:
1.Unnatural
2.博多豚骨拉面团
3.紫罗兰永恒花园
4.百变小樱魔术卡透明牌篇
完结剧集:
1.我们这一天 第一季
2.使女的故事
观影:
1.马戏之王(二刷)
2.神秘巨星
3.奇迹男孩
4.死侍(线下)